菲律宾申博sunbet

弃百万年薪创会搞活动金融才俊另类马拉松伤健极地同行

弃百万年薪创会搞活动金融才俊另类马拉松伤健极地同行

卢俊贤(Steve),曾经是年薪过百万的金融才俊,也曾经是全港首个跑遍七大洲八大站,合共820公里距离,获「马拉松大满贯」殊荣的极地跑手。

非凡过后,Steve本可以继续他的运动生涯,挑战更多个极地马拉松,又或是回归到年薪百万的生活,但他却选择了另一个看上去平凡,却又更不平凡的新旅程。

文:罗伟健 

Steve的新舞台,是伤健共融,与伤健人士一齐跑极地。「我哋目标并唔係伤健人士,我哋目标反而係健全人士。我想佢哋知道,伤健人士能力都好大,甚至可以让健全人士学习」。捨去金融才俊、极地跑手的身份,现在Steve是非牟利团体「极地同行」的创办人。

Steve笑说:「一开始我都係想搞畀健全嘅跑手玩」,其实一开始他也没有想过会与伤健人士合作。触动他的,是一次于撒哈拉沙漠的极地比赛中,他亲眼所见的事。

弃百万年薪创会搞活动金融才俊另类马拉松伤健极地同行

回忆起那段往事,Steve语气带点感慨。他表示那一次比赛十分辛苦,因为那个路段全部都是石头,但他却看到一个视障跑手,跟在领跑员身后,一直挑战石头路、挑战自己,直至他们遇到一座「石山」:「啲石头人咁高,真係一座山咁,要落手落脚去爬,坦白讲,就算一个健全嘅人都好难完成,我唔觉得佢会做到」,然而,那名视障跑手仍艰辛的爬过去,最后完成了赛事。

这次可说是给Steve的「震撼教育」,之后去了愈多不同的地方进行比赛,遇到愈多不同的伤健人士,都一次又一次的告诉他:「冇嘢阻止到佢哋前进,冇嘢係唔得」。

弃百万年薪创会搞活动金融才俊另类马拉松伤健极地同行唯有极地 才能真正体会

得到了全港首位「马拉松大满贯」的头衔后,Steve开始到不同地方、超过120间学校分享他在极地中学到的东西。但慢慢地Steve发现「得把口」没多大用处,所以他开始在香港搞比赛,但仍觉得不够‌‌‌‌:‌「虽然香港搞比赛可以做到好类似,但始终唔係极地,好难真正体会到」。

于是,Steve于2017年创立了「极地同行」,开始举办不同活动,让不同类别的人参与。当中也有伤健人士。同时,由于Steve在一次法国比赛中,看到有消防员用特製轮椅推着伤健人士穿越沙漠,令他有了伤健共融的想法。他认为:「伤健共融最根本就係沟通」,没有沟通就会阻碍到大家的理解。

领跑是沟通的一种,所以Steve从法国引入了两部特製轮椅,让只要能走得动的人,轮流「推、抬、担」去完成赛事,就像最近他们就联同香港一些中学生,一行40多人完成了一次戈壁沙漠的活动,虽然好辛苦,但经历永远难忘,他更希望以后每年都有这样的机会,让大家了解伤健共融的理念,传扬开去。

另外,Steve亦不想特别去标籤伤健人士的身份,因为他了解到很多伤健人士能力都很好,甚至比健全的做得更好!所以他想大家多些去了解:「我哋目标并唔係伤健人士,我哋目标反而係健全人士,我想佢哋知道,伤健人士能力都好大,甚至值得健全人士去好好学习」。

由个人肩负组织责任

由一个运动员「转职」成为一个组织创办人,每天处理不同事务,有时连星期六、日也不能休息,Steve坦言现在的生活与之前截然不同:「以前比赛时,我係一个比较单纯追求经历嘅长跑爱好者,但依家好似所有人都会注意你所做嘅嘢,因为我唔再係一个人」,从前比赛是很个人的事,自己想参加甚幺比赛就参加,但现在所肩负的是组织的责任。

Steve笑说,以前每天都可以做运动锻练,反而现在锻练的机会已买少见少:「唔得啦,依家就係不断搞活动、曝光,畀多啲人认识。」被问及这样四出露面会否不习惯时,他笑着说:「冇计啦,又唔係周润发」,语气中没有感受到一丝无奈。

他说,这段亲力亲为的日子让他有了新的体会:「佢哋(伤健人士)令我有生存嘅勇气,虽然依家我係唔想盲,但係我唔怕盲,因为我身边嘅人都係咁」。

弃百万年薪创会搞活动金融才俊另类马拉松伤健极地同行同行路、行一世绝非盲目坚持

生活在香港,一个物价指数如此高的城市,放弃年薪百万的工作,毋疑在很多人眼中会是个愚蠢的选择。对此,Steve从不感到后悔,他坦言「极地同行」要自负盈亏,因此他连车也卖了,全力投放在「极地同行」中,生活也比以前更忙。他很清楚这从来不是一个赚钱的生意,但他却选择坚持。

一直让他坚持下去的只有一个信念,就是由他第一次参与极地马拉松开始,一次又一次让他明白到,没有甚幺事是没有可能的。同时,他亦十分幸运,因为家人很理解他,从没有阻止,最多也只是担心他比赛的安全。被问及没有一刻想过放弃,Steve不加思索地说:「从来无谂过放弃。同行路,行一世,我并非盲目坚持」。